嫩黄裙子的女孩

阅读:发布于:2011-03-14

  她明显的发现,她和那个远房的姑妈出去旅游回来后,爸爸妈妈对她的态度就发生了转变。

  她知道,爸爸和妈妈都不赞成她和姑妈去旅游,可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,留下爸爸和妈妈在家里等她。

  不过,她对于去南山一点都不后悔。南山是个美丽的地方,山山水水对于她这个从小都没有见过山的孩子来说,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。她记得自己在水中,穿着那件带着蕾丝花边的嫩黄色裙子,裙摆摇曳,清清的水刚刚没过膝盖,偶尔还会有小鱼两只。

  最美妙的是,姑妈并不像妈妈那么管制着她,姑妈不会要求她在穿那条薄薄的裙子时一定要穿上白色的裤袜,也不会制止她光着腿在水里走过来走过去,偶尔捧起水高高撒过头顶,任水落下打湿身上的衣服。她知道,如果妈妈在,一定会连鞋也不脱的下水把她从水中拽出来,然后脱下自己的衣服裹着湿淋淋的她。

  对于游玩中美好的回忆,她浅浅的笑起来。虽然爸爸妈妈生气了,但是,有那些美丽的回忆,她一点都不后悔。

  现在的她还穿着那条嫩黄色的裙子,蕾丝的花边微微翘起,露出两条嫩生生的白腿。她站在妈妈面前,妈妈却仿佛没看见她一般,任她光着腿在屋子里走来走去。她一时愣住,随后又微微欢呼起来,看来,妈妈在心里是默认了她现在的穿着。

  她低着头,对妈妈的这次妥协有些不好意思,抬头时,却发现妈妈慢慢抹下眼睛里含着的泪水,然后转身回了卧室。她想跟进去,却被妈妈随手关在了门外。

  妈妈真的生气了。自己太不听话了。她自责着,只得转身回了自己的卧室。印入眼帘的是令她惊奇场景:衣柜打开着,床上堆满了她的衣服——从冬天那件奢侈的棉衣到夏天时常让自己烦躁的白色裤袜——一件一件,堆在一起,似乎都让人打开看了一遍,每一件衣服都没有了原来整齐的褶皱,每一件都躺在另一件上面,相互交错的交叠。

  这是要做什么?妈妈是要把她的衣服都扔掉么?难道,这是对她不听话的惩罚么?

  或许,她在心里小小的祈祷着,或许,我按妈妈的要求穿衣服,然后去乖乖的道歉,妈妈就不会做这么多奇怪的事情了,就不会怪我了。正想着,却听见妈妈走进卧室的声音,也不理她,直直走向她铺满衣服的床,慢慢坐在床边,抬起微微颤抖的手,一件一件的抚摸着那些摊开的衣服。

  妈妈的手很轻,很轻的抚摸着,偶尔还会露出笑容。

  ——这件,是妈妈花了一个月的工资给自己买的羽绒服,她每次穿上的时候,别人都会夸她好看。可她知道,妈妈那件羽绒服已经穿了很多年了,却从未想过给自己买过一件。

  ——啊,这件,呵呵,这件是妈妈给自己买的第一条短裙,妈妈总是说,她容易感冒,夏天也会因为穿太少而冻着,所以很少给她买短裙。这是她苦苦追着妈妈要了一个礼拜才要到手的。

  ——哦,那件,那件是她第一次登台演出的衣服。那是她第一次上台表演节目,那件裹着小小的她的演出服,被妈妈细心的收了起来。每次妈妈看到的时候,都会轻轻吟唱她跳舞的那个曲子:小背篓,晃悠悠。

  她一时有点恍惚,仿佛,妈妈那柔软的手,是在轻轻抚摸她的身体,如同妈妈睡前给她呵痒一般,慢慢的带她进去梦乡。

  妈,我错了。

  她的声音那么小那么小,慢慢的从细细的嗓子缝里挤了出来。她觉得愧疚,不应该让妈妈这么担心,也不应该不听妈妈的话。妈妈做的每一件事情,都是为她。而她,却在忤逆着妈妈的好心。